【特稿】再度與世界連結——亞洲教會與合一領袖會議有感

350

蒲錦昌牧師 本會副總幹事

活  動:亞洲教會與合一事工領袖會議
主辦單位:亞洲基督教議會 CCA
日  期:2023年5月1至5日
地  點:印尼雅加達

蒲錦昌牧師攝於大會現場。

一、前言

自從二零二零年初新冠疫情轉趨嚴重,世界各地面對來勢洶洶的病毒全球爆發,都先後鎖國封城,以求脱險。直至最近,人們普遍獲得疫苗注射和疫情有所緩和,各地才重新開關,各種各樣的旅客才又踏上旅途,往世界不同地方進發。

亞洲基督教議會(下稱CCA)原本計劃在二零二零年舉行五年一屆的大會,結果因為疫情一再延遲,最後定在今年九月底在印度的喀拉拉邦的戈德瓦姆(Kottayam )城市舉行,香港的協進會、中華基督教會和聖公會等成員,都會派出代表參加。CCA在其大會舉行前幾個月,又舉行規模較小的亞洲教會與合一事工領袖會議,讓亞洲裡不同國家和地方的教會和協進會領袖,有機會見面分享,一同學習和了解普世合一運動的處境、挑戰和趨勢,為大會的召開作出準備和把脈。不計CCA的職員,會議參加者剛好有100人,來自香港的有協進會義務總幹事馮少雄長老、聖公會郭志丕主教和我三人。

二、會議的內容

幾位香港與會者:香港聖公會東九龍教區主教郭志丕牧師(左)、基督教協進會義務總幹事馮少雄長老(中)及本會副總幹事蒲錦昌牧師(右)。

這次會議並非事務性和決策性的,並無任何議程和決定需要我們一起討論,反而更多是學習性質和參加者之間的互相分享。會議主要分為兩部分,第一部分環繞善治(good governance),第二部分則環繞服事(Diakonia)。

善治的部分請了澳洲的Rev. Terence Corkin介紹善治的原則、價值和對教會的適切性,善治的工具、共識決策的模式和應用等,也有其他人分享領袖的問責和透明度。對於香港教會和基督教機構來説,我們在管治方面素來都重視向大眾問責,財務及決策都有足夠的透明度,在管治制度的設計和執行上,也相當成熟,遇上利益和角色衝突,必須申報和避嫌。我們三個來自香港的代表都認為所講的是十分基本的常識,無需花這麼多寶貴的時間向我們這些領袖談這些。不過,回心一想,其實在亞洲地區裡,有不少教會和基督教機構曾因領袖、管治和財務等問題而閙出醜聞,甚至引來社會的批評,影響了教會的見證。所以,探討這個議題並非無的放矢,我們作為教會和基督教機構領袖的亦需自省,因為上主將更重的責任託付我們,自然對我們有更高的要求。我們同時需要上主更大的恩典和時刻的同在,才能承擔領導的職份。

第二部分講服事,其中有普世教會協會(下稱WCC)的同工Rev. Mathew Ross介紹WCC成立專責小組和經過多年努力所完成的《呼召作轉化——普世的服事》(Called to Transformation:Ecumenical Diakonia)一書,希望亞洲教會同樣思考實踐服事,並在教會裡、社會中和世界內彼此服事,因為這是主耶穌的吩咐,又是主道成肉身來到世界的使命,更是教會使命的核心。Rev. Ross表示,這本書已上載到WCC網站,可供免費下載。印尼的代表馬上回應説:希望WCC同意印尼教會把書翻譯成印尼文,讓更多印尼的牧者和信徒可以讀到。我和馮少雄長老商量後,同樣向Rev. Ross表示,希望WCC同意香港免費獲得中文文本版權,可以把書翻譯成中文,又在WCC的網站設一條鏈接,使更多華人可以讀到此書。過了一天,我們得知內地已經有人向WCC表示希望獲得中文翻譯及出版的授權。據我們估計,只有基督教人士才會對這本書的內容有興趣,不知道是否中國基督教兩會想翻譯和出版此書呢?如果是的話,香港又可否自己出繁體版呢?盼望我們的願望最後能夠成事,為明年香港基督教協進會成立七十周年的紀念再添一件有意義的事情。

三、再度與世界連結

幾年的疫情,我們都與其他地方的人中斷了連繫,就算我們勉強透過網絡可以見面和溝通,但是,跟在同一個地方會面和分享,的確是雲泥之別。我們不單只體會到亞洲不同地方教會彼此連結的重要性,也更珍惜這樣的機會。

其中一天參與當地教會崇拜,攝於教會門外;旁為印尼雅加達常見的大型神偶「ondel-ondel」。

我曾經擔任過CCA的執行委員會委員和人事委員會委員,因此跟CCA的同工和一些同樣當過執委的代表比較熟,這次會議讓我們有機會聚舊,彼此分享一下近況。我們又透過認識不同地方的教會領袖和代表,可以互相連結。我們聽到孟加拉發展教會使團(Christian Commission for Development in Bangladesh)年青的總幹事Ms. Juliate Malakar講他們面對全球氣候變遷的教育工作,聽南韓循道衛理會的Rev. Park Do Woong講韓國教會現在的處境和失去昔日先知聲音的挑戰,也聽到東帝汶的年青同工Mr. Levy Vasconcelos講他們爭取獨立的痛苦和CCA及WCC對他們的支持與同行。不同地方教會的處境、需要和掙扎,都實實在在地在每一個參加者身上表現出來。我再一次體會到,我們不是獨立地在自己的地方見證和服事上主,在每個國家和地方,上主都差遣當地的基督徒成為他的見證人。而當我置身於這個會議中,就如同被見證人如雲彩環繞著,並不禁為上主奇妙的作為和他在人類歷史中的工作而感恩!他並沒有忘記任何一個他所創造的地方,也沒有讓我們成為天國旅程中的獨行者!

在疫情緩和之後,我們又再度與世界連結起來。

四、香港在亞洲教會中的角色

會議期間,有不少參加者向我表示曾經來過香港參加會議、在神學院或其他環境下學習。原來香港不單只是亞洲教會的一員,我們更因著有緊密和幅圓廣濶的航班、便捷的交通、成熟的神學教育機構、有生命力和樂於分享的教會,成為亞洲教會間的連繫。過去,CCA的總部曾經設在香港,CCA至今仍然有其註冊身份在香港,而且,亞洲不少教會仍然喜歡派人到香港受訓或到香港舉行會議。盼望我們不忘香港這個角色,繼續為亞洲和世界的普世教會合一運動貢獻一分力量。

五、後記

五月五日晚由雅加達返抵香港,當晚便發燒咳嗽,一天後快速測試證實感染新冠病毒。染病提醒了我一件事:如果我們對周圍的人事物認真的話,自然會受到影響,並且留下或深或淺的痕跡。普世教會和受造群生也一樣,我們都是命運的共同體,互相依存,共存共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