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年小傳】勿以爾之年幼為人輕視——畢生投身青年工作的梁小初(上)

453

容慧雯 本會執行編輯

引言

每一個時代,社會總會對年青一代抱有一定的期望,卻同時也帶有一定的偏見;視他們為社會未來的楝樑,卻又常以負面言辭評價他們反叛、衝動、不守規則、心智未成熟、不懂人情世故、容易受他人影響、一代不如一代⋯⋯。其實,年青人正值成長階段,他們的家庭背境與身處的社會環境、接受的教育與生活中曾遇見的人與事,都是造就一代青年的重要元素。

今期人物梁小初,成長於十九世紀末二十世紀初正值中國朝代新舊交替的時代,他在年少之齡因家境變遷無緣繼續學業,需早早投身社會工作,但求安穩生活能侍母至孝,卻因緣際會找到了終生志業,並為當時代中國基督徒青年、以至教會及社會作出不少貢獻。  

「勿以爾之年幼,為人輕視,乃以言、以行、以愛、以信、以潔,為信者之模楷。」(提前四12,文理委辦譯本)

以上經節,是梁小初於一九零八年辭去一份安穩的工作,將要前赴上海青年會接受為期一年的訓練,臨行前由他的信仰啟蒙之交謝恩祿傳道給予他的鼓勵贈言,當年梁小初才不過十九歲。可以說,這是梁小初畢生投身基督教青年會的起步點,他從一個基層見習幹事,到擔任中華基督教青年會全國協會總幹事,奉獻了大半生的光陰給青年工作,直至榮休之時。

成長:從封建大家庭走向自力更生

梁小初(1889-1967),出生於廣東佛山一戶傳統舊式大家庭,父及祖上輩靠營商至富,在佛山松桂里聚居,建有梁氏宗祠,至梁父一代在佛山開設字林書局,經營售賣書籍和印刷業務,家境殷實。梁父曾一妻六妾,前後十九名兒女只有六人活過婚嫁階段,梁小初是二房妾侍所生,在家排行第六,同母還有一名排行第四的哥哥。梁父家教甚嚴,在梁父面前,梁小初與兄弟姊妹們總是戰戰兢兢,禁若寒蟬。

梁小初幼年生活盡由家中安排,即如求學,自四歲起,先後跟從主母、到書塾學習或聘家庭教師,由三字經、千字文、孝經到四書等,無非為晚清仍奉行的科舉早作準備。但靠死記硬背,不明所以,動則責罰,不但學習成果乏善足陳,在梁小初的回憶中,他也自評那段學習日子是:「⋯對於讀書起了厭惡的心理。」直至一九零零年梁小初十一歲時,科舉制廢,由試入仕之途已到末路,梁父遂將梁小初送往廣州叢桂新街倫敦會禮拜堂所設的通志學堂接受西方教育,專修英文,並寄住在第六甫福音堂傳道人謝恩祿家中,謝與梁家乃屬世交。其間曾因義和團之亂而暫停學業,回鄉閒賦在家,臨時到店中學習印刷業務,而更多時間則靠飽覽書局內的小說打發時間,就這樣重新發現閱讀與學習的樂趣。

後來禍亂平息,梁小初再到廣州通志學堂繼續學業,仍住在謝家,學習進步神速,常名列前茅,一九零四年已跳讀至五年級課程。然而好景不常,同年底梁家生意不景書局停業,梁小初被迫輟學,年僅十六歲便開始出外謀生,幫補家計。最初一年,梁小初在家設英文學堂,可惜收入不多。翌年,得人介紹下回到廣州在沙面美華浸會印書局任寫字之職,生活稍為穩定,便接其親母及七弟母親到廣州一同居住。

信仰:有上主舖平道路

梁小初信仰之路始自寄住在謝恩祿家中,與謝家朝夕相對,受謝家宗教生活薰陶,惟礙於梁家傳統禮教,未敢皈依。後來,廣州一度鼠疫橫行,謝恩祿有一弟較梁小初年長一、兩歲,忽染鼠疫驟然病逝。不久後梁小初患上感冒,卧床期間念及生死問題,等到病癒即決心入教,未經父母同意,就在叢桂新街倫敦會禮拜堂接受洗禮,當時他才十四歲。梁小初本還不知該如何向父母交待,但領洗後同日接到家書,獲悉梁父早他一星期在佛山走馬路禮拜堂接受洗禮。

梁父自信主後摒除一切與信仰相違的陋習,如戒除吸食鴉片及停止販售書局每年賴以謀利卻導人迷信的曆書(即通勝),而此舉同時亦令梁家經濟每況愈下,日益窘迫。不過因著他對信仰的認真與周詳思慮,陸續影響家中各人相繼信主。

梁小初自加入教會後熱心信仰,常隨謝恩祿到禮拜堂去聽道。一次受謝恩祿之邀擔任短講,此次經驗啟發了梁小初對演講的興趣,知道了自己的潛能,並堅固了自信心。後來,在謝恩祿的倡議下,叢桂新街倫敦會禮拜堂推行自治自養,堂名更定為廣州叢桂新街中華基督教會,即其後的中華基督教會惠愛堂,梁小初有份參與教會服務,學習鼓勵教友積極奉獻,又在草擬教會治會章程時擔任起草工作,成稿更獲得通過。在新訂會章中規定設長老十二人治理教會;於是,一九一二年教會為新舊長老十二人舉行按手禮,梁小初以二十三歲之齡成為十二人中最年輕一位,其餘同被按手的還有鍾榮光、謝恩祿和招觀海。

與基督教青年會結緣

早於二十世紀以前,基督教青年會已來華發展事工,本「非以役人,乃役於人」為會訓,宗旨與使命是團結青年信徒,培養健全人格,藉推動各項事工和活動,發揚基督的愛和服務的精神,建立和諧美滿的社會。

當梁小初在美華浸會印書局工作之時,與同儕好友有感自身的經驗,並看到當時的青年信徒有互相團契的需要,同時仰慕青年會的聲譽,遂有意在廣州成立青年會。於是,梁小初聯袂十一位同感興趣的青年信徒,一同發起組織廣州基督教青年會,通過暫行簡章,推舉臨時職員,定期舉行會議,廣徵籌備同人,並向設於上海的基督教青年會全國機構作出報告。有關方面接到報告後,便派人前赴廣州與梁小初等發起人進行磋商。(下期續)

參考資料:

梁小初:《未完成的自傳——七七回憶錄》。香港:基督教文藝出版社,19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