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廬】遠水救近火

82

梁玉嫻 本會家庭支援服務中心主任

移民的個案

由二零一九年中開始,正在跟進的個案中,很多都開始有移民的想法;之後漸漸聽到他們比較具體的計劃,而二零二一年初直到現在,是陸續的起行,暫時還沒有停下來的跡象;這些個案當中,有的面對個人情緒困擾的,有的是婚姻上的矛盾,也有是親子衝突;大部份是處理中,未曾到結案的階段。拜疫情所賜,中心早已建立了網上輔導系統,可以繼續支援這些移居遠地的案主。

移居外地已經要經歷很多適應,加上本身在關係上的困難,情況多數是「難上加難」;以短暫的觀察來看,一般移居的家庭,開始時都有段蜜月期,長短各有不同,初到貴境,面對不同的新事物和新人脈,一家人都有共同目標,都會較齊心和互補;但稍為適應後,無論個人或關係上的問題,又會再度呈現。

網上輔導跟進

處理這些個案,我心裡都有兩個重要的方向,一方面繼續協助案主面對一直在處理的問題,另一方面,是鼓勵案主在當地尋找合適的輔導,而我亦會承諾案主,在他/她未曾找到或未曾與新的輔導員建立穩定的關係前,仍可繼續與我保持聯繫。

我深深感受到,對這些案主,「遠水救近火」的重要性,身在異地遠方,可以繼續連繫一位自己熟悉和信任的人,並且可較深入地分享實際困難和內心困擾,是過渡期重要的支援;然而,到現在為止,除了一些問題已近尾聲的個案,可以順利結案;我還未試過成功轉介個案到當地的服務,這又是一大困難!

網上輔導已大行其道,在疫情期間或面對一些移居外地的個案,確實有很大的價值,然而仍面對一定的困難。

首先當然是時差的問題,英國、加拿大、美國都不同,加上個案本身要工作、照顧子女、日常家務,夾起時間來,可不是件容易的事,有時是對方的大清早或深夜,有時是我這邊;大家都未必在最佳的狀態當中。

另外,現在不同的網絡平台,其實在聲音、畫面、流暢度上,效果已經相當理想,但始終有輕微差距或叠聲,如果在一個歷時個多小時的面談中,確是令人十分疲倦,在情感上亦較難投入,這些在一些研究上已有說明,更重要的是,在介入較深的情感創傷時,較難判斷對方的狀態,加上他們自身在異鄉,在情感支援上是有限的,也不是一時三刻可以建立,因此,無論是輔導員或受助者方面,有時都會點到即止,這也是一種合適的保護,只要現階段,個案能獲得一定的支援和同行,也是非常重要的。

實體接觸的價值

我相信網上輔導的經驗不斷累積,一定在運作或介入上會漸漸順暢一點,而大部份案主也越來越習慣在網絡的接觸,也許能達到的效果會有進步;但在我來說,仍珍惜和重視人與人之間的實體接觸,對於對方的情緒、身體動態、微表情,會有更直接的體會及感應,而在合適的時候,坐近一點、坐遠一點、拍拍肩膀、遞上暖水一杯……;這些看似細微但真實的接觸,能建立的聯繫,往往比我們想像中大,而人與人之間的聯繫,能產生的作用,也是未可低估的。 遠水縱使未必能夠將火完全撲熄,在陌生的地方聽一把熟悉的聲音,看見一個信任的面孔,也是產生相當的滋養和滋潤作用的,這起碼是到現時為止的感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