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稿】獻上主所賜予的

99

  吳家聰宣教師 合一堂馬鞍山堂

「各人要照所得恩賜彼此服事,作上帝百般恩賜的好管家。」—彼得前書四10

感謝上主的恩典,區會牧長們和執長們對我的信任,多謝合一堂支持,讓我可以參與世界傳道會四年的事奉,由二零一六年六月至二零二零年,祝福了世界傳道會的事工。記得有一次會議中,當時的總幹事Rev Dr Collin Cowan分享到每一位教會代表的參與,是將各恩賜(Gift)呈獻給主。每一次的會議,我都盡我能力去參與,按著主所賜給我的恩賜、時間和能力去做。這次分享參與事奉當中如何祝福了上主的教會。

每一次出發到外地開會之前,都會陸續收到電郵附上會議文件和旅程安排。旅程安排上,因世界傳道會的同工未必清楚知道香港的情況和個人考慮因素,所以我會查找一番網上的資料,然後向同工提出旅程安排的想法,由同工代為向旅行社代理查詢及安排。

當確定出發日期時,我會計劃時間來預備出發前要處理好的事和回程後將要跟進的教會事務,同時亦安排時間閱讀會議文件。到出發前和會議中的時間仍會時刻收到會議文件,所以每時每刻都在追趕閱讀。有時會遇到會議文件不太了解的部份,特別是過去的歷史背景和憲章制度轉變,感恩可以向區會的同工和過去曾參與過的兄姊諮詢,甚至向東亞區的教會總幹事和長老們查詢,協助我理解事情,好讓我在會議中提問。有時我會為東亞區教會的看法提出意見,好讓其他教會代表明白,化解問題,加深了解,修補關係。沒想到這些經歷讓我與東亞區教會的關係更加拉近,感謝他們過去對我的愛護、信任與支持。感恩這四年的會議旅程,來自東亞區跟我一樣事奉的有韓國的牧師和新加坡的長老,他們陪伴我走這段路。當然還有其他事奉團隊的成員,我們成為深交好友。

起初各地代表出席會議像我一樣未必掌握到世界傳道會這個新架構的運作,加上各代表來自不同文化背景,開會文化都不同,大家都需要不少適應和了解,然後才能提出意見和改革更新。這段期間,讓我認識了不同層面的會議方式,在安排會議時考慮到給予出席者有機會發言交流參與會議討論,更見識到帶領會議的技巧,在緊張的熱烈討論氣氛下如何主持會議。

會議舉行地點方面,每年有三次會議,每次到不同地區的成員教會進行會議,部份會議時間亦讓我們了解當地的文化、教會情況及處境神學對話。每年六月都會進行一次周年代表會議,藉著會議可以遇到30多位教會成員代表,互相認識,建立友誼,更為各地教會的需要彼此關心和代禱。

雖然四年期間都是在出席會議,但其實會議是在支持宣教事工,包括設立培訓、支持宣教士、支持教會成員事工開支、支持培訓經費、支持不同地區教會設立研討會、開設新事工等。另外,亦提倡在上主的國度裡,讓眾生得到上主的豐盛,包括公平、公義、普世合一及救恩的臨在。除了出席會議外,我們也會彼此服事,有時會被邀請預備會議前的彼此聆聽心聲,更試過臨時被邀請帶靈修。有次到大溪地開會時被邀請講道,也有為機構的靈修書籍撰寫靈修文章。

二零一九年其中一次旅程是在南非,為籌備二零二零年會員大會在南非進行而專乘到訪,我還建議了其中一個環節,連計劃細節也交了給同工,可惜因為疫情嚴重而需要取消會員大會。原定在二零二零年會員大會正式落任,完成事奉任期,可惜因未能進行會員大會,而沒有進行交接儀式,也未能跟各教會代表道謝。

二零二零年我仍沒有停下來,因為二零一九年的遴選新總幹事一事未能成功找到合適候選人,於是「落任」的人事委員會變成新一屆遴選委員會。這次有幸聘得一位資深顧問協助,每次以網上視像進行會議,過程嚴謹,利用聘請工具做問卷調查和多次交流意見,藉著過去四年對機構的認識,我們確定遴選大致看法和方向。由面見申請人前到面見完畢,藉著各人評估分數和評語,整個過程都有交流看法,希望大家共同聆聽和了解,達致共識。感恩本年六月已在周年代表會議公佈候任總幹事順利誕生,而我額外一年的服事,花了不少個晚上會議,也就這樣完結。感謝主讓我參與在這次的遴選過程,釋除了我對面見的疑慮和心結,讓我明白面見過程中會遇到的情況和留意的地方。這五年的事奉經驗,深刻且豐富,一篇文章也不能說盡。上主總有祂的心意,祂的意念高過我們的意念,祂的道路高過我們的道路。   

攝於2020年2月9日於圭亞那Smith Memorial Congregational Church。當天一眾事奉團隊在該堂參加主日崇拜,是次是最後一次「實體」會議。(該教會建立於1843年紀念John Smith牧師。他於1817年由英國來到圭亞那宣教,他主力關心當地黑人,建立友誼和傳福音,後來他被判參與販賣奴隸處死,他死後才發現是誤判,十九年後倫敦傳道會將這間教會以他名字作命名。)

註:2016年6月的會員大會中其中一個議程是選舉新一屆董事會,從舊制度的32個會員教會各派1名代表組成一張提案名單以讓大會通過,到今年改為新制度的由6個地區各派的2名代表組成名單;過往被提名的代表一般會是會員教會的主要領袖如總幹事、議長或資深牧長等,但因應區域/性別/牧職/平信徒平均比例及青年代表參與的考慮,以致每一位與會代表都隨時有需要被提名。每個區域需先按各樣比例的考慮先提交多於2位的提名,以供推選委員會於大會選出主席及司庫後,再作篩選以得出最終推選的提案名單,所以即使在區域被提名,亦有很多臨場因素變化。本人是次被選任為12名董事會成員之一,實在是感到十分意外。                                                   

編註:吳家聰宣教師於2016年6月代表中華基督教會香港區會出席世界傳道會會員大會,會議當中被推薦為世界傳道會董事會成員。該職位任期是四年(即2016年至2020年),每年需要出席會議三次。每次會議安排在世界傳道會的成員教會的地區進行,讓董會成員認識成員教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