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年小傳】到本族本鄉傳福音的翁挺生牧師

101

容慧雯 本會執行編輯

十九世紀末期,從美國來了這樣一位宣教士:他在沒有任何宣教差會的支持下,單憑自發的熱心,毅然隻身帶著從美國籌募而來捐款,遠渡重洋來到中國廣東台山,開展在華超過半個世紀的宣教事業。然而,與其說他是一位來自美國的宣教士,無寧說他更是一位發靱於中華大地的牧者——他原籍台山廟邊,出身清貧,從缺乏中成長,年少時只接受過七年小學教育,也沒有在神學院裡接受過正規的神學訓練;他在受洗加入教會以前,不過是舊金山一名幹粗活的華工,但因著他對信仰的執著與追求,他熱切渴望家鄉族人都能得救,最終他成為了香港一代知名的教會領袖,他——就是香港公理堂首位華籍主任牧師翁挺生。

尋金夢碎,一代華工辛酸史

一八六五年一月十九日,(1)翁挺生出生於廣東省台山一戶農家,由於家貧,父親除務農外,還兼職鞋匠以維持家庭生計,翁挺生至十歲才入學讀書,前後接受過四年初等及三年高等的小學教育。就在他十七歲那一年,眼見不少同族鄉里離家赴美尋找生計,套用一句老舊的說法,就是「到舊金山掘金」,翁挺生也萌生了同樣的念頭:希望到舊金山賺錢以改善祖家生活。就這樣,他跟父親商量後,從鄉里借來了旅費,便起程乘船前往美國三藩巿去。

可是,美國尋金之夢終究只是一場美夢,翁挺生在美國的頭十年間,當了八年礦工及雜工,後來又從事過小買賣,但莫說能發大財,他靠雙手賺來的工錢僅夠他一人糊口,寄回家鄉建屋及讓兄長娶妻的資金全部皆借貸而來;發財夢碎,還欠下巨債。

尋道經歷:從抗拒到受感動

據翁挺生在他的筆記中有這樣的記述,他在美早年,對基督教甚不以為然,鄙視之為有違中國禮義教訓的蠻荒信仰,常與華人信徒辯論。一次,他斥責一位改信基督教的同族兄弟崇奉洋教,被對方還以一大巴掌,這使他對基督教更加痛恨。至年約二十五歲,他轉任廚職,略有餘暇便到居所附近的福音堂附設的英文夜校學習英語,常遇到信徒批評中國傳統三教,心有不服,於是暗中買來舊新約聖經及福音註解之書勤讀,期望從中找到紕漏以還擊基督教。此後兩年間他常與基督徒僑胞聚首一起談道,又從傳道人口中認識更多聖經真理,久而久之他反被福音信仰感動,一八九一年十二月十六日在福音堂的英文夜校校舍內,接受了三藩巿伯大尼禮拜堂偉廉泮牧師(2)的施洗,加入教會成為基督徒。

受洗後翌年秋天,翁挺生遷至紐約,一面在洗衣館打工,一面在當地教會熱心事奉,曾在公理會求真堂擔任義工三年,出任主日學副總理,又曾跟華人同道在華人聚居之地開設全由華人自資自理的福音堂,並設立基督教聯會,藉每月到各會堂聚會跟教友聯絡感情;他也曾在浸信晨星福音堂任傳道之職。從翁挺生短短數年尋道經歷,他先在美國西岸生活時勤讀聖經打下良好信仰根基,後在美國東岸豐富了各種牧養教會的經驗,相信這一切都為他後來回鄉投身宣教事業打下了良好基礎。

回鄉傳道,波折重重

一八九四至九五年間,翁挺生得聞台山家鄉有公理會傳教士喜嘉理牧師打算籌建福音堂,但受不少鄉人反對,深感責無旁貸,於是向教會內外親友籌得800餘元奉獻,一八九七年親攜款項自美返回台山廟邊鄉間,望能助喜牧一臂之力,化解與鄉里間矛盾,可惜事與願違,頑梗鄉人不但不理會翁挺生協調的努力,反倒多番向翁、喜二人施襲,又曾把貯備建堂的建材搶劫一空。還幸幾經折騰奔波,福音堂終於一八九八年初落成,翁挺生留在鄉間擔任福音堂傳道,一九零二年又在下南山村另一處開設靈磐女校,翌年五月受聘往香港的美華自理會(即樓梯街公理堂,下文統稱「公理堂」)接任堂主任之職,一九零四年二月二日受按立為公理宗教會的牧師,成為公理堂首任華人主任牧師;當天負責按立禮的,包括三位公理會的牧師喜嘉理、伍賴信及趙哲。

半世紀牧職,貢獻良多

翁挺生傳道生涯始自美國,其後回鄉繼而南下香港。他在任公理堂期間,先後開設支堂七所,(3)入會教友數千,曾辦小學五間,學生六百餘人;即使香港淪陷期間,翁挺生已屆八十高齡,仍堅守崗位,維持堂務,直至一九四七年才因急病不得不退下牧職前線,前後超過半個世紀。他傳道的足跡,從堂會到傳道公會,及至本地教會聯合事工,以至全國性的教會合一運動,他均積極參與推動,可說是當時代的表表者。

落實教會本色與三自發展:公理堂原是由喜嘉理於一八八三年來港後首建的堂會,立堂後二十年間雖已有華籍傳道協助會務,治會經費亦由全體會友負擔,但主理之責仍由西教士擔任。自翁挺生任職後,才把中華本色教會的自立,自養,自傳精神,發揚光大起來。其中可見於贖回堂產一事:一九零一年,在喜牧帶領下落成的堂址,全數購地及建堂費用皆籌自本地會友,但其時建堂為利便手續以差會「美部會」之名立契,不料後來竟因產權引發紛爭,幾經交涉望重掌自理之權仍無果。一九一二年十二月,翁挺生合眾值理及會友之力籌得二萬元,向總會買回全權產業,正式宣佈公理堂為完全華人自立之中華本色教會。

成立傳道公會連繫廣東一帶堂會:翁挺生自到香港上任,除主力公理堂會務,數十年間仍持續牧養內地公理宗佈道堂會,尤每年定必四次巡視幾所支堂;一九一零年曾代替患病的喜嘉理,用了七個月時間落鄉服事,為差會於四鄉五、六十所堂會主理聖禮事宜。一九二一年,美部會有意結束廣東的佈道事工,將建立的堂會讓予長老會辦理;一九二五年六月,翁挺生與廣州及內地公理宗教會同工聚集於香港,商討組織「廣東公理傳道會」以接收西差會的工作。一九二七年,翁挺生奉廣東公理傳道會之命,聯同執事鄭幹生一同前往美、加各地發起籌募港幣十萬元基金運動;一九二九年任務完成,翁挺生回港後正式成立「中華基督教會廣東公理傳道會」,接收美部會在廣東的事工,全盛時期藉基金所收利息,曾扶助廣東省內近三十多間堂會的發展。

積極推動教會聯合與合一事工:一九一五年,公理會與香港六大公會一同倡導成立香港基督教聯會,旨在聯絡本地華人基督教教會,不分教會大小,宣傳福音,辦理教會共同事工及慈善事業,並增進教友間的互助精神。翁挺生於一九一八年獲選出任聯會主席,為首位華人牧師擔任此職,可見他當時深受教會群體所信賴。就在同一年,長老會、公理會與倫敦會聯袂於上海響起教會合一的呼聲,呼籲全國教會不分宗派門戶共同組建中華基督教會。翌年廣東五大公會響應,公理會亦為其中一員,一同組成「中華基督教會」,其後成立「中華基督教會廣東大議會」,公理堂梁小初博士被選為書記,翁挺生為委員。由於加入了這個教會合一運動,一九二零年下旬,決定取消自一八九四年開始每年春秋二次召開的公理年議會,集中推進中華基督教會廣東大會各項事務,早期翁挺生除出任大會委員外,也曾擔任其中禮儀委辦的主導同工。

結語:盡獻一生善牧良範

綜觀翁挺生半世紀傳道的事跡,我們看見一位魄力過人的牧者,即使擺在眼前有如高山一樣的難關,他仍迎難而上攀越巨峰。其中,有兩點很值得今天追隨基督的我們反思、學習:

  1. 不少信徒會以為獻身傳道者,無不入教年資高,屬靈經歷豐富,甚至應為神學根基深厚的信徒;但翁挺生卻以生命告訴我們,他本來就缺乏這些條件。然而,每當他看見哪裡有不足、哪裡有需要,他就往哪裡去。他的牧職之路,就是從尋道與信道中,一邊摸索著前行,一邊累積經驗,向下紮根,往上成長。
  2. 曾聽過有傳道同工反映,在牧養堂會的同時,很難兼顧堂會以外的其他事工。或許,時間分配的確是一門藝術,有人會選擇專注堂會牧養,有人會對社會弱勢付上更多關懷,未必人人能像翁挺生一樣,似有用不完的時間兼顧各樣事務,在取捨間難免顧此失彼。難道翁挺生從不需要取捨?其實,他在寫於一九三六年的筆記中曾表達,因兼顧差會的內地堂會及籌組傳道公會事工,共計兩年多時間離港不在堂內而深感愧疚。當然,堂會的包容能讓翁挺生安心投身在外,但更重要的是,翁挺生總能以更寬更廣的視角環視上帝教會的需要,他的目光不會只停留在咫尺之內的一堂一地,而是在他的懷抱內,除同族鄉里,還有差會同道,在主內四海皆為一家,豈能不關心!

註釋:

1 有記載翁挺生生於同治三年十二月二十二日,按中國傳統曆法計算,應為農曆一八六四年十二月二十二日,亦即公曆一八六五年一月十九日。

2 偉廉泮牧師原為美國三藩巿第三綱紀慎會堂牧師,綱紀慎會堂亦即公理宗教會。一八七二年就數名欲加入教會的華籍主日學學生,因不熟英語未能通過考問心事,第一及第三綱紀慎會堂共800名教友遂聯合商議,最終僅有偉廉泮與17人贊成讓他們入教,偉廉泮因而辭職,與其餘17人另建立伯大尼禮拜堂,展開向三藩巿華人傳福音的服事。一八八三年二月十六日,公理堂創堂牧師喜嘉理在展開往香港宣教之前,就是在三藩市伯大尼禮拜堂接受按立,及被美國公理宗海外傳道部差遣到香港宣教。

3 所謂「支堂」,包括由公理宗傳教士如喜嘉理及伍賴信等所創立的福音堂,或曾受公理堂扶助成長的福音堂會,後經公理堂接收或加入而成為公理堂的支堂。在內地的幾所支堂包括:第一支堂佛山營前大街福音堂,第三支堂台山廟邊福音堂,第四支堂中山石歧福音堂,第六支堂高要宋隆馬安鄉福音堂。其餘支堂位於香港:第二支堂旺角支堂(即今之望覺堂);第五支堂銅鑼灣清風街支堂;第七支堂筲箕灣支堂(即今之基灣堂)。

參考資料:

1 彭淑敏:〈翁挺生(1864-1955)〉。李金強主編:《香港教會人物傳:香港華人基督教聯會百週年誌慶系列(1915-2015)。香港:香港華人基督教聯會,2014年,頁20-22。
2 翁挺生:〈公理會在粵百年來之畧史〉,《中華基督教會廣東大會報告》第十四期(1924年12月),頁29-46。
3 〈獻辭〉。《香港公理堂開基六十五週年,翁挺生牧師服務四十五週年紀念特刊》。香港:中華基督教會公理堂,1948年。
4 翁挺生:〈任職公理堂經過自誌〉,同上。
5 翁挺生:〈翁牧生平自述〉,同上。
6 翁挺生:〈翁牧信道始末自記〉,同上。
7 王震廷:〈公理堂一百二十五年史略〉。劉蜀慧主編:《中華基督教會公理堂開基一百二十五週年紀念特刊》。香港:中華基督教會公理堂,2008年,頁23-29。
8 王震廷:〈致弟兄姊妹的家書(一八年五月份)〉,《公理之聲》第646期(2018年5月1日),頁2-4。
9 王震廷:〈致弟兄姊妹的家書(一八年六月份)〉,《公理之聲》第647期(2018年6月1日),頁2-4。
10 「關於我們—概述」,《香港華人基督教聯會》網頁(http://www.hkcccu.org.hk/zh-hant/about/brie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