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牛集】蝗蟲吃去的日子

72

劉仲宏校長︱蒙黃花沃紀念中學

上星期,區會友校金禧校慶,一眾校長聚在一起。典禮開始之前閒聊,回望過去的幾百天,學校生活只得一個形容詞:空。是的,空洞、虛空。

二零二零年一月,上學期剛結束,迎來了農曆新年。原本假期之後學校生活是豐盛的:為了親子運動會,家長和全校同學早已磨拳擦掌,準備一顯身手。往大嶼山的畢業營,同學等了六年。新加坡遊學團,讓同學們實踐兩文三語;還可到國會議事堂打卡……

一切戛然而止。

取而代之的是一連串防疫措施。首先是搶口罩。口罩是防疫法寶,全城瘋搶。非常時期總有無良商人趁火打劫!小心中伏!不同來源地的口罩規格不一、LEVEL 1有效嗎?甚麼是BFE、VFE?頭痛。韓文一竅不通,看到盒面有KF94就不要遲疑了。

買消毒搓手液也要留心,酒精消毒液有效價廉,但部分學生對酒精敏感,必須為他們預備。面對這肉眼看不到的敵人,全校消毒是指定動作,外聘公司費用一次幾千……十次就是幾萬!但看到工作人員全副武裝進場,大小角落噴灑,值得!把消毒片段放學校網頁,好讓家長安心。

萬事俱備,但,學生呢?沒有學生的校園,一切是靜寂的。為了實踐「停課不停學」,教師必須範式轉向。拍攝教學錄像和即時網上課堂,實行兩條腿走路、互補不足。一時之間ZOOM飆升為高頻用語,教師變身KOL;還有個別同事成了剪片高手。

為的是讓學生,即使在家中仍能學習。但大家心裡很清楚,這一切怎可以和往日相比呢?課程內容減少、互動更是似有還無。對教育工作者而言,學生或許調皮,但總是可愛的,聚在一起就有樂趣、笑聲不絕。

二月三月四月五月,漫長的等待,終於迎來好消息,復課啦!雖然是分階段且只得半天,但看到學生就好了;站在校門前,隔著口罩猜猜學生名字也是樂趣。開會時我提醒同事,必須有耐性,讓學生慢慢適應。毫無疑問二零二零年學校生活是受了影響,但急不來。況且還有二零二一年呢……

原以為隧道已到了盡頭,曙光漸露;只要疫苗研發成功,生活可逐步恢復。但主觀願望改變不了事實,歷史自有它的進程。二零二零年六月二十八日宣布即日提早放暑假,至九月下旬才能讓學生重踏校門,疫情反覆到了第四波。多月來停課復課,學校生活顯得支離破碎。

這一年多,誰生活在地球日子都不好過。無數人在徨恐中度日,不染疾的也為生活、工作種種轉變而苦惱。作為信徒又如何呢?

首先是學習謙卑。多年經驗幫不了甚麼,屬世的聰明也無多大作用。面對新事物新形勢我們必須憑信仰望、尋求,區會一眾校長有美好的傳統:交
流分享經驗。

一年多以來,學校面對不少挑戰。位處屯門一隅,學生多來自基層家庭。如何照顧學生和家長的需要呢?為了遙距學習,學校借出百多部平板電腦,繼而為家長申請關愛基金購買流動裝置。多月來免費派發午膳餐盒予學生,還有一天,破例讓外界工人在校內用膳,因為實在是不忍心。這方面,田景堂同工是好榜樣;福音不單是傳講,也是實行;像福音書上多處記載:動了慈心。在艱難時期,教會和學校該是見證。

敝校跨境學生甚多,他們家在深圳,學習可透過電腦進行,但考試可不容易安排。但天父是耶和華以勒,早為我們預備:多年前敝校已在深圳有姊妹學校結盟。每次我提出請求借用場地作考室,李校長總是豪爽的說:沒問題!感謝他。更感謝神。

執筆這天,學校正準備全校復課。已過去的數百天,學生失去的難以估計。復課多久又會再停?我不知道。父神有祂的美意,我們今天未能知曉。我們可以祈求,父啊!求祢眷顧祢名下所有的學校,多賜恩力;求祢保守校內同工不失去信心,持久忠誠。求祢記念每一個在困苦中的家庭,能得安慰。蝗蟲吃去的日子,求祢補回。